飘逸文学 - 历史军事 - 南齐小王爷在线阅读 - 第238章 请小王爷赴死

第238章 请小王爷赴死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偏殿被熊熊大海所笼罩,冲天的火光与布满乌云的黑沉沉天际映衬,更显的沉闷而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偏殿外的那片长着野草的石板地面上,江夏王萧子潜和九江王萧子启就那么站在那里,他们依旧穿着粗布织就的白袍,蓬乱的头上随便挽了个髻,上面都插着木簪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上百名凶神恶煞的恶徒,他们依旧从容不迫,彰显着皇室成员该有的高贵与从容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众多恶徒之中的中常侍赵洪升发出一声尖细的讥笑,他似乎在九江王萧子启那双略显无措的眼中看到了他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江王,对不住了,本来没你什么事,只怪你时运不好,恰好跟江夏王同处一室,那咱家也没办法,只能顺便一起送你们兄弟二人上路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启看了看在自己身旁一身凛然正气的兄长,他使劲挺了挺腰,厉声道:“阉竖!孤……孤乃是高帝、武帝血脉,怎会怕你这龌龊不堪的脏物,要杀要剐随便,堂堂郡王怎能容你随意玷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洪升笑道:“没想到平日里唯唯诺诺的老好人九江王也会有这般胆色,咱家也算是看走眼了,那好,就冲你这番硬气,咱家也要留你一具全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启还想与这阉人辩驳,他的兄长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七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启自小就最听他兄长的话,见兄长冲他摇摇头,也就闭口不言,将脸别向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洪升又是一笑:“江夏王,这事莫怪咱家了,事到如今,各为其主,咱家这就送你上路,不会让你们太痛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冷笑:“事到如今,本王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横竖都是一死,只是本王有两个小小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,本王是当朝皇叔,顾及着皇家的体面,本王和本王的皇弟不能死得太不体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自然,只要江夏王爷束手就擒,咱家会给王爷们一个体面。”赵洪升说着自怀中掏出一个瓷瓶,“断魂散如何?无色无味,沾染就死,甚至都不会七窍流血,死法够体面了吧!白绫还得受窒息之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周公想得周全,看来是早有准备了。”萧子潜笑了笑,“致于第二个要求,本王从来都是个明白人,不想死得不明不白,周公如何搞来如此大的阵仗,来杀孤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脸色立马变得凶恶起来:“江夏王爷不死,就怕这社稷的擎天一柱塌不了,太子殿下的复辟大业完成不了,咱家到死也无颜去见先皇。“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眯了眯眼:“东昏侯的遗腹子果然还在,你与梅虫儿内外勾结,就为了等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暴怒:“什么东昏侯,莫用这耻辱的名号来侮辱先帝!若先帝在,给他十年时间,我大齐的国力必将蒸蒸日上,到那时北上河洛,一统中原都不在话下,而你们……一个个野心家,为了自己的一点私欲,就葬送了我大齐朝的大好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的天下,江夏王看看,到处乌烟瘴气、民不聊生。朝廷官员相互倾轧,怎管社稷安危;各种徭役、赋税层出不穷,百姓苦不堪言,变卖田产,委身豪门世家之下,致使土地兼并日重,国家收支日益艰难;地方豪强各自为政,敢于公然与朝廷叫板;边事荒废,只靠几名老将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是你……和那死掉的伪帝萧子明一手造成的,大齐的社稷就毁在你们的手里,好在不破不立,清除完你们这些流毒,还天下百姓一个清明世道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叹声道:“周公此言偏颇了,萧宝卷在位之时,他如此急功近利的改制怎会成功,只能让百姓国家日苦。而他那时所要面对的最大敌人是谁?周公可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可是北魏孝文帝拓跋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此人,北魏孝文帝天纵英才、英明神武,说他是千古一帝也并不为过。敢问周公,平心而论,北魏孝文帝与你们口中的先帝,谁优谁劣,你可自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眼神流转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北魏孝文帝了,况且那时他野心勃勃,妄图凭借着北魏鼎盛的国力挥师南下,一统中华。只是天不假年,孝文帝三十二岁便英年早逝,若他健在,敢问那萧宝卷可能对付得了拓跋宏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周洪升的眼眸在暗淡了片刻之后,又突然变得凶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强词夺理!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事已至此,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脸色如常:“刚刚周公说了,若孤王死,则江山折损一柱,孤王本想求死,经周公如此一指点,本王又不想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大怒:“江夏王,你敢戏弄咱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眼露轻蔑,他不紧不慢地自怀里取出龟甲铜墙,蹲在地上给自己卜了一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微微抬了抬眼:“本王的卦象说,本王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到这里,就听到远远近近有喊杀声向着这边靠近,还有震地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看看左右,他发现身旁的好多凶徒已经面露惧色,他大吼道:“别听他瞎说,此人最善蛊惑人心,杀了他,大事必成,到时候封侯拜相不在话下!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几个最为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首先跳了出来,举着手里的环首刀就向着两位王爷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子启早就吓得面如土色,他再也装不出刚刚的镇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萧子潜依旧是一副似乎置身事外的模样,他不理会那些要杀自己的恶徒,专心致志的在地上捡着铜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熊熊燃烧的偏殿两侧的黑暗地带有如蝗的箭簇射来,“嗖嗖嗖”就将那些带头要杀两位王爷的凶徒射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有埋伏!”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周洪升在内的剩余七八十名恶徒脸上一下子都写满了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看看左右,偏殿两侧的高墙上、屋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百余名弓弩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,他的身后也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看去,就见萧宇带着一支人马正向着他这边赶来,在萧宇的身后是蔡道恭和武会超,两位勇冠三军的大将,身后士兵的数量更是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心头一震,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临时起意的叛乱,或许自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今日就是他的陌路,他的算计早就被被别人提前算计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逼到绝路,他似乎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衣甲鲜明的禁军士兵就将这群恶徒反包围了过来,如林的长枪指向了这些暴徒。

        蔡道恭长刀杵地,大喝道:“束手就擒,留尔全尸,如若不然,玉石俱焚!”

        恶徒们相互望了望,却没有人肯丢下兵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宇穿过人群,看到他父王安然无恙,心头一直坠着的大石头这才落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扫了一眼眼前的恶徒,眼神冰冷“放下武器,戴罪立功者既往不咎,冥顽反抗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名内官打扮的恶徒手里的长刀落到了地上,他往前走了几步,“别杀我!别杀我!奴婢是被人胁迫的,奴婢什么都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内官话没说完,赵洪升已经提刀上前,对着他的后背就是一劈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听那内官惨叫一声,就倒在了地上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被裹挟进来意志本就不坚定者见状,原本想松开武器的手又紧了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现在想倒戈,就是这个下场的,想想你们今晚都干了些什么?你以为他们就会放过你们吗?痴心妄想!”周洪升大骂道,“别忘了,你们能有几天,都是谁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愿为梅公赴汤蹈火!”十几名恶徒高声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今天出不去了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咱家今天就跟你们同归于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说罢,他举起环首刀突然向着萧子潜猛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之间大概有二十步左右的距离,箭簇突然一起向他这边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十来名身着内官或者侍卫打扮的恶徒跟随他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并非是要刺杀两位王爷,而是以血肉之躯阻拦那些射来的箭簇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步……十五步……十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几乎是踏着同伴们的鲜血靠向了江夏王萧子潜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宇见状,大叫一声:“不好!救父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提起长枪带头往前冲去,蔡道恭和武会超紧随其后,那些排山倒海般的士兵也放弃阵列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凶徒中的一名壮汉吼道;“兄弟们,今天无非一死,挡住他们,这也算对得住梅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狭路相逢,几十名暴徒死死守住阵线,抵挡着钢铁洪流猛烈的冲撞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边,周洪升与萧子潜之间的距离只剩下最后五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箭雨戛然而止,五步之内,没有人敢随意放箭,只怕误伤了王爷,但此时情况异常紧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困兽之斗,那是不顾一切的疯狂之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表情异常扭曲,他满脸凶狠阴鸷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脸色如常,但生死攸关之际,他也不见先前的平静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步步后退,周洪升已经举起长刀向着他劈头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被圈禁三年,他早不复当年的英勇,身体肥胖让他也失去了往昔的灵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尚有些拳脚功夫,尚能抵挡几招,但肩头还是被长刀划出条血槽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步步紧逼,手中长刀来回挥舞,刀刃在夜空下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间,他便将萧子潜逼到了烈烈燃烧的偏殿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双眼充满血丝,如罗刹鬼一般,“萧子潜,就是与你同归于尽,也不枉此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就想要扑上去,将萧子潜抱住一起葬身火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萧宇正在拼尽全力地冲阵,他太小看眼前这几十名恶徒了,他们一个个都是武艺高强,且已抱了必死的决心,身中数刀数枪依旧顽强地做着抵抗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宇正被一名侍卫头目模样的汉子缠住,脱身不得,蔡道恭和武会超被挤在狭小的空间下也发挥不出他们万人敌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父王身处危局,萧宇异常的焦急,不停大喊道:“父亲!父亲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了惧色,火光映红了他的脸颊,炙热的火焰也在炙烤着他的身体,生生做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瞥了眼萧宇,心中万分不舍,却不想父子再见,就变成了生离死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有人猛地抱住了周洪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长!快跑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他的七弟九江王萧子启。

        借此机会,萧子潜闪身退到了一边,他一边后退一边回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萧子启正死命地抱着周洪升的腰身,嘴里依旧大声喊道:“兄长!快跑!快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早已气急败坏,他撩起手中长刀,往下猛刺,刀刃自萧子启的后背刺入,心口穿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如此,萧子启依旧紧紧搂住周洪升的腰际,满嘴是血,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依旧在喊:“兄长!快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子潜眼前一阵眩晕,他唯一的幼弟,那个向来与世无争的无忧王爷就这么在他眼前殒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宇见状,泪水伴着血花在夜空中飞溅,他大喊道:“七叔!七叔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头的悲伤转身间救转变成了愤怒,他用尽全力,这才摆脱了那个一直与他纠缠的大内侍卫头目,蔡道恭接替他继续与那侍卫头目对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宇冲破了对方的阵线,他手起一枪直接将两个恶徒穿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抓起了染血的长枪,奋力向着周洪升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眼神阴鸷,他手中的环首刀在萧子启尚未凉去的身体上用力又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的杀不了,先杀你这个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洪升一脚将萧子启踢飞了出去,提着长刀迎向了萧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发狂了的灵魂在这金铁相交的碰撞中发泄着各自的愤怒,他们必然都是想致对方于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停交换着招式,没有防守,只有不停的进攻,一时间火花四溅,喊杀震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周洪升不顾一切地递出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渚,小心啊!”萧子潜突然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招平淡无奇,那一瞬间,萧宇无法理解他阿父如何会如此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方这一下的破绽也太大了,几乎是将自己的生门全部暴露在了萧宇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宇猛然一枪,直接刺入对方的腹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周洪升主角挂着一副邪魅的笑,他迎着萧宇而来,长枪自他后背穿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只铁钳一般的手掌死死扣住了萧宇双肩上的披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小王爷赴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