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逸文学 - 网游竞技 - 重生归来,我携皇叔谋山河在线阅读 - 第360章 线索

第360章 线索

        她今日称病不上朝,既称病连国事都无暇理会,自然就不好给林兰亭赐婚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想着明日再赐婚也不迟,结果父亲和兰亭这般火急火燎,连礼品都不曾备,显然便是防着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女官忙跪地求饶,“娘娘冤枉,臣欢喜还来不及,怎会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确实打算将赐婚一事设法透露给萧之安,到时,萧之安定然会告知林兰亭,可萧之安在太子府还未回宫,她的计划还不曾实施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眉目阴沉,“既你欢喜,本宫依旧会成全你,做不成正妻,便做平妻吧,林家子嗣凋零,多个平妻也好为林家开枝散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女官后背一寒,她的那点子盘算都叫娘娘看穿了,忙磕头道,“谢娘娘恩,臣定不负娘娘所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再不敢有旁的心思了,否则,定会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睨了她一眼,正欲让她退下,便见太监总管躬身进殿,“娘娘,岑大学士几人在宫门跪求娘娘则吉日迎太子回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。”一个瓷盏摔落在地,皇后声音冷毒,“是何人提点了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信,若无人提点,那些人怎会改了主意,寻到她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监能得皇后重用,做事自然是面面俱全的,在得知岑大学士几人来皇宫时,他便派了人去查,如今皇后发问,便将林国丈的那些话,原原本本转给了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闻言,又是一个茶盏摔在地上,咬牙道,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坏她好事,当真以为她不敢杀他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时煜不会轻易离开凤昭,那日的话不过是为反击她,做戏罢了,为的是让她落一个不慈的名声,岑大学士几人不知真相,当了真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她称病是想让世人知晓,时煜将她这个母亲气病了,还时煜一个不孝的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日一久,时煜始终不曾收拾行囊离开,若再传出时煜无视岑大学士几人的跪求,众人便知他当日离开之言,都是虚话,那指责她为母不慈的话,自然也做不得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一切都叫父亲破坏了,他也和兰亭一样,偏帮时煜,皇后阴冷的眸光中闪出一抹杀意,“明日便给林家传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仁,就别怪她不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太子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煜对惊蛰道,“行囊不必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兰亭吃惊,“你竟真的打算离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煜笑笑,收拾行囊未必会离开,当然了,若皇后不服软,他们可以假装离开一下的,就当是带着清晏游山玩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这些,他便不对林兰亭说了,拱手道,“托外祖父的福,眼下大抵不必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兰亭也想到了父亲的那番话,心里叹了口气,皇后大概是连父亲都恨上了,不过,父亲不愿与皇后同流合污,会反目也是迟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婚事敲定,我现下要去林家祖地告知亡母这个喜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便可顺理成章发现祖地上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煜笑,“辛苦未来姐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打趣,让林兰亭老脸一红,为了这桩婚事,他们父子俩的确有些不做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及此,他离开前又拐去了卫诗君的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雷厉风行定了亲事,卫诗君虽觉有些荒唐,也有些莫名其妙,但总归是假成亲,睡觉天大,她回了院子,洗漱一番,就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睡着,窗户又被敲响了,是林兰亭。

        卫诗君想着他是不是还有事,便起身开了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兰亭看她散了头发,便知她是要睡了,不敢耽误她睡觉,直言道,“卫姑娘,我来替我父亲向你道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这些年,不爱与人接触,成日将自己闷在家里,时日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指了指自己的脑子,“这里便与常人有些不同,不过,他是个极好相处之人,他是欢喜才会如此,若非他满意之人,他大抵是不会开口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已经不做人了,便再不做人一回吧,老爹莫怪,林兰亭在心里说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卫诗君摇了摇头,“林将军不必将此事放心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察觉不到林国丈对自己的满意,倒是没想到,他竟是脑子出了问题,怪不得退出朝堂了,倒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及此,她转身从桌上拿出那枚印信,“这个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是脑子不好使,这样重要的东西,她便不能随意收,本也不该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兰亭眉心一跳,没想到起了反作用,忙道,“做戏做全套,这是父亲对你的看重,你先收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这话,他便又从怀里拿出一枚六面皆雕着弥勒佛的玉珠子,“姑娘先前送我的玉佩,我很喜欢,便寻了这个礼尚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姑娘莫要拒绝,皇后和我父亲都不是好糊弄的人,我特意将此物拿去寺庙开光,皇后的人是知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诗君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瞥了眼,他腰间挂着的玉佩,终是没开口要回来,江湖人讲道义,既说了要配合演戏,那就演吧,她接过他手里的玉珠子,挂在了脖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兰亭眼眸深处浮光掠影般划过一抹笑意,很快便敛了去,正色同卫诗君告辞后,回了趟林府,便带着两个随从买了元宝香烛等物直奔林家祖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离开没多久,一名暗卫便跪在了卫清晏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,请卫清晏帮忙寻儿子下落的王大娘和刀疤脸,卫清晏觉得可疑,便让暗卫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卫便是来回禀此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查了那刀疤脸,姓刘,是个开杂货铺的小商人,十五年前才搬来的皇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买的房子在王大娘隔壁,这十五年来和王大娘做邻居,对独居的王大娘很是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大娘身子不好,这些年就靠等儿子回来这个执念撑着,可如今已是强弩之末,许是昨日得知儿子还活着,便泄了那口气,昨晚竟发起高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卫见老人高热不下,正想着要不要回太子府,偷偷给老人家拿点药,想起卫清晏的怀疑,便在屋里闹出点动静,并将烧糊涂的王大娘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不大,但足够让隔壁刘家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没多久,刀疤脸便过来了,见到地上的王大娘,只当她是烧糊涂了,自己滚下床的,惊得失声便喊了句,“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真是王大娘的儿子?”卫清晏沉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,她见刀疤脸身上有种沾过人命的狠厉,绝非心慈之人,却愿意为了王大娘冒头,且他眼里的担忧和关切实在太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叫她生了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卫道,“是,他给王大娘请了大夫,但大夫说,大娘已是油尽灯枯之相,那刀疤脸待大夫离开后,竟跪在床前痛哭悔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断断续续地说了不少话,大抵意思是,他从前表面做货郎,但年少因缘际会习得一身武艺,为了多赚银子,便做了暗镖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便是和同伙接了一趟镖,护送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离开皇城,不想半路被人截杀,那孩子被人抢走,他们一伙人也都被灭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命大当时存着一口气,见打不过,便索性闭气装死,但因听得截杀他们的黑衣人提了句宫里的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那些是他惹不起的贵人,便索性划花了自己的脸,拖着伤重的身子躲到了山上,等他养好身子悄然回家时,却发现家门附近有人盯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反跟踪盯梢的人,发现是林家人,又是宫里贵人,又是林家,他担心连累王大娘,这才离了皇城,在外面躲了几年后才回了皇城,却始终不敢和王大娘相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家?宫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清晏呢喃,转向时煜,见他已经下令,“将他们母子两人都秘密带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