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逸文学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- 第40章 保尹落雪

第40章 保尹落雪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紧紧握住轮椅扶手保持镇定,但根本掩盖不住她此刻的慌乱。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操控手机,“这是音频,请诸位听听,好好认认这是不是尹落雪的声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低沉冰冷的嗓音便响起,“够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的视线落在了一直没说过话的厉霆深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站起身,“裴总,借一步说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勾唇,收起手机,跟他去了三楼的书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房门被关上,厉霆深走到落地窗前,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,开门见山地开口道,“开个价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“厉总觉得,我儿子的命是有价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裴小少爷的命当然是无价的,但他现在平安无事,而且还是我太太救回来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失笑,“厉总不是强调过,小宝是路朗先生救回的,当众说了不够,还让季太太给事发当天在场的宾客逐一强调,为的就是把顾眠的功劳抹去,怎么这会儿又变成小宝是她救的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淡声道,“小宝是怎么救回来的你我一清二楚,但顾眠是我的妻子,厉太太不需要有这么出众的能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问过顾眠吗?”裴谨川质问道,“你问过她,是不是心甘情愿活在你给的笼子里当金丝雀吗?如果说当了你的厉太太,就必须遮住她所有的光芒,那我相信,她会拒绝的,她不会也不应该活成这个样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妻子活成什么样子,不是裴总该操心的事情。”厉霆深迈开长腿走到书桌后,跟他对立而坐,“你是个商人,应该很清楚眼下的局面,拿到一个合适的价码,好过跟我硬碰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厉总的意思是,非保住尹落雪不可了?”裴谨川淡笑一声,“我倒是很好奇,这么一个空有一颗作恶的心,却没有脑子的蠢货,哪里值得厉总力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抽了一口烟,“这是我的私事,你无需过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裴谨川靠进椅背里,漫不经心地开口道,,“我要顾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厉霆深眉心一蹙,幽深凌厉的双眸里带着刺骨的寒意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何不可吗?”裴谨川无辜摊手,“顾眠是你毫不在意的妻子,在你心里,她跟尹落雪毫无可比性,用顾眠换尹落雪,是厉总赚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对我来说不一样,在我心里,十个尹落雪也比不上顾眠一根手指头,我会一辈子珍惜她爱护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每多说一个字,厉霆深的脸变更冷一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至话音落下,厉霆深突然拉开手边的抽屉,从里面掏出一把枪,对准了面前的男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枪响传到楼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被惊了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厉老夫人着急的道,“不会出事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,您放心,出事的不可能是我哥。”厉星泽安慰道,“一定是我哥为了保护落雪,动枪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的脸须臾间冷了下来,下意识地望向了顾眠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只是淡淡一笑,对着厉老夫人轻轻摇了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丈夫这般护着别的女人,她的心自然是痛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她想,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她离开了厉霆深,应该就不会再痛了吧?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本想嘲讽顾眠两句,换作平时,他也早就这么做了,但现在却怎么也开不了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那段音频没有放出来,但事实究竟是什么,有眼睛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根本没有想到,尹落雪会对一个五岁的孩子下死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看不透,眼前坐在轮椅上这个羸弱的女孩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三楼书房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举着枪,周身萦绕着一层肃杀之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敢觊觎我的妻子,你是第一个。不怕走不出这个门的话,你尽管再说一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想起刚刚那颗从他耳边擦过的子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断定,那一枪绝对是厉霆深故意打偏的,也是最后的警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都动枪了,难道真是因为占有欲作祟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不在乎,会拔枪吗?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样子就算是厉总不喜欢的,都不允许别人捡走。”裴谨川笑着摇摇头,“那好,我要尹落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双眸微眯,“你要尹落雪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让她嫁给我,成为裴太太,她表面光鲜亮丽,其实却受尽苦难。”裴谨川幻想着那一幕,“把一个杀人未遂的凶手囚禁在身边慢慢折磨,厉总不觉得很有意思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放下手里的枪,拿出一根烟点上,“她不会同意的,以尹家和厉家的交情,我也不会把她推出去送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挑眉,“顾眠你舍不得放手,尹落雪你也不愿意让,厉总,做人不能既要又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盯着他,“如果我一定既要又要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摊摊手,“那只能我退而求其次,我要尹氏集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勾唇,“裴总胃口挺大,不怕吃撑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不以为然,“尹氏集团的巅峰时期,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,自从尹落雪的父亲病逝后,她们母女两个就把集团全权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,再加上母女两个都爱挥霍,底子已经日渐掏空。这些年要不是厉总暗中干预,为尹氏集团做出各个重大决策,恐怕早就破产了,哪里还能保持现在的体面,所以我要的合情合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这是建立在小宝安然无恙的前提上,但凡他有丝毫不测,尹家母女,都得给我儿子陪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吐出一个烟圈,“好,我答应你,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,多一个人知道这件事,就算是裴总毁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生意人,自然有契约精神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回到客厅,“厉老夫人,今天打扰了,我先告辞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不用问,就知道一定是厉霆深为了保住尹落雪,跟裴谨川达成了什么协议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的心里一阵刺痛。



        被偏爱的果然有恃无恐,尹落雪的行为都算得上是教唆杀人了,厉霆深居然还是没有底线地保护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牵起小宝的手,望向顾眠,“这两天我就会带小宝回海城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点点头,“嗯,小宝受惊了,你多陪陪他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小宝不想离开你。”小宝抱着顾眠的腿舍不得放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宝乖。”顾眠蹲下来亲吻他的眉心,“我们一定很快会再见面的,你乖乖听爸爸的话,好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送他们出门,目送他们上车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突然传来尹落雪讥讽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,你也看到霆深哥有多疼爱我了,我劝你,还是牢牢抓住裴谨川这个备胎,免得将来被扫地出门的时候,连个去处都没有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