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逸文学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- 第74章 需要名分

第74章 需要名分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冷笑一声,握着她手腕的手蓦地加重了力道,“为了跟我离婚,你还真是什么都愿意承诺啊......可是厉太太,我并不想跟你离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顾眠不解,“你不需要给尹落雪名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告诉你,我需要给尹落雪名分了?”男人不答反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对你和尹落雪之间的事情没有兴趣,就算你不需要给她名分,我们也必须离婚。”顾眠冷静地分析道,“霆深,你不愿意离婚,是不是在留恋过去我炙热地爱着你的时光,你觉得那个时候的我是一个很符合你心意的厉太太,所以你不想离婚,对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微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清楚,自己为什么不愿意放手,或许顾眠说的是对的,他在留恋过去深爱他的顾眠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许,不止于此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“霆深,我能理解你,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我们之间不可能回到过去,我也不可能再回到那个乖巧听话事事顺着你的厉太太。”顾眠扯了扯唇角,淡淡一笑,“在我们这场婚姻里,我们的关系从来不是对等的,而我其实并不是一个逆来顺受无条件付出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蹙眉,“所以你是想告诉我,过去那个乖巧听话的顾眠,都是你装出来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算是装,我并不是一个会演戏的人。”顾眠坦然道,“那个时候,是爱让我毫无原则地妥协和顺从,什么都愿意忍受。那时的我,就像一个沉浸在美好梦境里的人,幻想着只要我乖乖当好厉太太,终有一天你会注意到我,慢慢爱上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自嘲一笑,“现在梦醒了,我只是不再活在梦境里,做回了自己而已。所以霆深,你留恋的,并不是真实的顾眠,真实的顾眠有棱有角不懂变通,并不适合当你的厉太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,你就这么想离开我?”厉霆深凝视着眼前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,“你对我们的婚姻,真的一点留恋都没有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缓缓挣脱开他的手,一字一句地开口道,“从我们的孩子没能保住的那天起,我就知道,我们之间注定和那个孩子一样,有缘无分。如果我们之间真的还能继续,上天是不会让那个孩子离开的,因为他是我们之间最重要的纽带。霆深,我认命了,你也放手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抬手握住她的双肩,“孩子是你心里的痛,何尝不是我的?顾眠,你想要孩子的话,我们要一个,一个不够就两个,你喜欢几个我们就生几个,好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霆深,我们之间的问题,是没有孩子吗?”顾眠只觉得心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呢?”厉霆深看着她,“我知道我之前承诺跟你要孩子,承诺不再让你给落雪输血,我们好好过日子,你的心里其实是答应我了的,只是我没有说到做到,再次伤害了你,所以你才对我失望透顶。顾眠,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?我跟你保证,再也不会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苦笑出声,“可是霆深,那晚如果不是因为我喝了毒药,你还是会坚持让我给尹落雪输血,只是我用这么极端的方式阻止了输血而已。我无法忘记那晚的痛苦,和你过去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用血库的血,坚持让我输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霆深,有些东西,是永远没有办法复原的,就像一面破碎的镜子,哪怕你重新粘好,也会有丑陋的裂痕存在,永远没有办法让它成为最初的样子,我的心也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曾经有多爱你,现在就有多想远离你,所以当我求你,离婚吧,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自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由......”厉霆深低笑出声,“顾眠,当初我重伤昏迷变成植物人,在我没有办法拒绝的前提下,成为了我的妻子,我跟你提自由了吗?你以为我是你想嫁就嫁,想扔就扔的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强忍着眼泪,“我知道我错了,我不应该没有自知之明高攀你,所以现在,我连改正错误的资格都没有了是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厉霆深斩钉截铁地开口道,“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妻子,永远别想摆脱这个身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厉霆深,有意思吗?”顾眠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,眼泪砸落而下,“这么困着我,有意思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意思,我说了算。”厉霆深缓缓松开她,在一旁的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手按着自己的胃部,脸色有点难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一怔,很快反应过来,擦去脸上的眼泪,拿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?”程序很快接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厉总胃疼,你来中医堂接他,送他去医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挂上电话,去倒了一杯温水,递给厉霆深,“先喝点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没接,只是看着她,“你就是医生,却不愿意给我治疗,要让人把我送去医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下班了,不接诊。”顾眠淡声说完,便去一旁看书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程序动作很快,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,“厉总,太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这么快?”顾眠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好在这附近办事,所以来得快。”程序望向厉霆深,见他脸色不好,小心翼翼地开口道,“厉总,我送您去医院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去。”厉霆深闭上了眼睛,“就让我疼死在这里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和程序面面相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厉霆深,你多大了,还耍小孩子脾气?”顾眠不悦道,“是不是需要我给奶奶打电话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给奶奶打电话,让她看看你是怎么不管我的死活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被气笑了,“你今天就算是疼死在这里,奶奶也不会怪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就如你所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说完,直接破罐子破摔,在沙发上躺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程序看懵了,他们家厉总平时不是这样子的啊!

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在太太面前,就变得像个孩子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,这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当机立断,“叫救护车把人抬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男人幽幽地开口道,“你试试,我不愿意,看看谁敢碰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,您行行好,给厉总看看吧。”程序哀求道,“真要出点什么事,我没法跟老夫人交代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自己不去医院,怪得了谁?”顾眠转身去坐下,继续看书。



        程序都快哭了,这俩祖宗怎么一个比一个倔啊!

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出去打了通电话,联系家庭医生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约摸过了四五十分钟,家庭医生匆匆赶来,却被厉霆深赶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气得不行,这是要赖在中医堂不肯走了?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因为这点事情打扰厉老夫人,没准备给老人家打电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厉总喜欢这张沙发,那就好好躺着吧,我要去休息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说完就回了后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洗了个澡,穿上睡衣出来的时候,看见前院的灯还亮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没准备理会,直接躺上床,关了灯睡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这个点她是很容易入睡的,但因为厉霆深的原因,居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小时还没睡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无奈地睁开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屏幕像是亮了一下,顾眠拿起来一看,是程序发来的短信:【太太,厉总赶我走,我不敢不听话,求您照顾一下他。】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长叹了一口气,想起厉霆深苍白的脸色,终究还是不忍心,起床拿了件风衣套上,去了前院。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