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逸文学 - 历史军事 - 嫌我草包?老娘让你全家跪地求饶在线阅读 - 第221章:心头血作药引

第221章:心头血作药引

        如意急了:“怎么不算,你是太子妃说话又怎能不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没规矩,就让奴婢好好教教你什么教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嬷嬷上前,直接将如意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玥平静的眸子,没有一丝怜悯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刚见她时,她笑颜如花,说是自己的私人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经觉得如意很好,可就在她每日都在强调,自己与她的平等关系,她就发现这个如意,是有强大的嫉妒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到后来,她与洛音联手,故意让她当众出丑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如意与洛音合谋她都知道,每天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洛音,想做什么怎么可能逃出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想到她与卿屿的计划,所以才将计就计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年过的与往常一样,过了初六,一切又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玥算着时间,应该是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今日一大早就去找了帝后,与帝后耳语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提前说,不过是让帝后听到换子真相后,不要太过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刚刚过午,宫里的牢房里,就有人匆匆来报,说晋阳王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玥与帝后来到牢房,看到晋阳王如此摸样,帝后顿时就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阿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秦太妃也从女牢被带了过来,情理之下她一把推开帝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珩儿,珩儿,你别吓我,我的珩儿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帝后微怔,实在是秦太妃情理之下表现的,实在与楚珩太过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亲娘的对儿的心疼程度,也就如此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在这时,楚卿屿带着帝君也走入关押楚珩的牢房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珩再次吐一口血,奄奄一息的摸样,明显活不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,快传太医,你们还站着做什么?快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妃着急死了,搂着吐血的楚珩,歇斯底里的狂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叫太医了,他所中的是二月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玥的声音,惊的秦太妃机械般的转过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问:“金玥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玥道:“在暗神教时,我给他下了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贱人。”秦太妃气的蹿起,就要去打金玥。

        侍卫手速更快,立刻将秦太妃给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玥继续道:“他知道我为何给他吓毒,我想他死并非一天两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毒妇,你这个毒妇,你快拿来解药,贱人快拿来解药。”秦太妃歇斯底里的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珩挣扎着坐起来,刚要开口,就先吐一口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以为你原谅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虚弱,只有离近的几人能够听的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玥冷笑:“你觉得可能么?我回来的那一天,就恨不得将你撕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”晋阳王再次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内心自嘲,自己得多大自大,才能觉得金玥会为了他放下灭门之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找到几会,为什么不直接毒死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玥也不隐瞒:“当时在暗神教,若我直接毒死你,那我便会因此被抓,我从不做无准备之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给我下这慢性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这二月红的发作时间是两个月后,正好也给我两个月准备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妃立刻给帝君跪下:“帝君,这金玥实在大胆,他这是谋害皇嗣,您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帝君脸色黑沉,帝后也气的指着金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宫说过,不许你对楚珩动手,金玥你竟忤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玥站在那里不动,丝毫不畏惧众人指责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帝君呵斥:“还不赶紧拿出解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玥道:“儿媳没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妃一听,顿时气的大喊:“不可能,金玥你肯定有解药,帝君您救救珩儿,珩儿可是您的亲生骨肉阿!”

        帝君面色发狠:“金玥,本帝命你立刻拿出解药,否则就按谋害皇嗣罪名,赐你满门抄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妃这会只觉心中痛快,就算金玥再得宠又怎样?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谁,能比得上自己的亲生儿子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帝君心里,珩儿就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帝君对这个儿子再失望,那也不是金玥一个外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玥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,立刻跪下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帝父,下毒之事是儿媳自己所为,与儿媳的娘家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金玥如此求饶,秦太妃心中只觉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格外解气道:“金玥,你也有今天?识相的赶紧拿出解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玥又跪前两步,情真意切的恳求:“还请帝君放了儿媳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帝君怒呵:“若珩儿今日不得活,那本帝就让你们金家满门陪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玥赶紧道:“儿媳真的没有解药,但是儿媳有制作解药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,什么方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毒者亲父,或亲母的心头血作药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帝君毫不犹豫:“来人,拿刀本帝亲自取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楚珩感动的不行,觉得帝父还是爱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妃就急了,问道:“帝君乃天子,天子之身怎能随意破损,要不就用本宫的血来代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玥看向秦太妃,说出一句令她浑身冰冷,恨不能去死一死的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非生身父母的心头血作引,中毒者会立马毙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,秦太妃的身体,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帝君与帝后相互看了一眼,将秦太妃的所有表情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秦太妃再次醒来时,就看到胡太医在给晋阳王喂药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勺子里泛红的药汁,秦太妃立刻想到心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猛然冲过来,直接打翻胡太子手里的药碗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里,帝后已经可以完全肯定,这楚珩根本不是她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气道:“秦太妃你做什么,那可是救珩儿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那不是解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帝君更气:“是弧的心头血做药引,怎么可能不是解药,秦太妃你在怀疑弧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妃哭的浑身都在颤抖,看着奄奄一息的儿子,再看着众人,她的谎言再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帝君道:“再端一碗,喂给晋阳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宫女又端来一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妃眼睛都瞪大了,金玥说了,若非生身父母的心头血,会导致中毒之人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。”她再次起身,推翻宫女端来的药汤。

        帝后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,指着秦太妃道:“你什么意思,难道不想我们救珩儿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